当前位置首页 > 今天股票

新股中签:北京西站执勤武警目送未婚妻归乡 含泪对视3分钟

阅读次数: 次  来源:  发布时间:2018-02-09

在北京西站执勤的白克琦未能如约和女友回家商量婚事摄影/姜飞

昨天是农历小年,春运迎来了小高峰,在北京各大火车站川流不息的身影中,总有那几抹“橄榄绿”守候在游子归乡的起点。他们就是在春运一线执勤的武警官兵。此次春运执勤任务将在春节前后持续20天时间,武警官兵每天将执勤18小时以上。北京青年报记者分别探访了北京西站和北京站,见证和倾听了在这里发生的故事。

“00”后武警首次不回家过年 家长落泪

早上6点,天还没亮,武警北京总队的数百名官兵已经走上春运执勤岗位,北京西站、北京南站、北京站的广场、售票区、进站区、站内候车区,随处可见橄榄绿的身影。在这群官兵中,近一半是“00”后新兵,今年是他们执勤的第一年,也是他们不回家过年的第一年。

这群“00”后,多是独生子女,在给家里打电话说“不回家过年”时,经常是孩子还没哭,家长已经忍不住落泪了。为了保证春运执勤任务顺利完成,很多“00”后新兵仍然婉拒了本想在春节来京看望自己的亲人。

在北京站执勤的王俊伟,这几天收获最多的就是“谢谢”。他除了站好自己的这班岗外,还主动帮旅客指路、拎包,“一眼就能看出谁需要帮助。”王俊伟说,这让他尝到了“为他人服务”的甜头。

家在广东的梁振通,最想念的就是家里那口“老火靓汤”。“每年农历大年三十中午,我妈就会把汤炖上,等晚上亲戚们凑在一起喝”。

2001年出生的李聪岭,是北京西站执勤队伍中年龄最小的兵。北青报记者见到他时,他刚从夜哨上下来。他在北京西站8号候车厅检票口执勤,G4013次列车就是他回家时要坐的车,听着熟悉的乡音,看着熟悉的车次,李聪岭更想家了,“我不回家,能送乡亲们回家,其实也挺开心的”。

执勤武警目送女友 只能含泪对视3分钟

春节前回家的旅客,大都归心似箭,面带笑容,但在2月5日的北京西站里,出现了一个噙着泪水的女孩。这个女孩就是武警白克琦的女朋友,两个人本来说好过年到双方家里拜年,并商量订婚事宜,结果在临走前几天白克琦突然“变卦”了。原来,他被临时调到北京西站执勤,还没来得及跟女朋友当面解释。

“当时我在长廊上哨,在距离我10米的地方看见了她。”白克琦说,在穿梭的人群中,他一眼就认出了那个熟悉的身影,定格在那里,还不停地擦着泪。由于担心会影响到白克琦执勤,女朋友没有走过来,远远地和他对视了3分钟,拉着行李箱走了。白克琦也没追上去,目送女朋友进了候车厅,春节前两个人的最后一次见面,就在这3分钟的对视中草草结束了。

北京站执勤的战士王鑫,父亲在前不久的工地施工中不幸坠楼身亡,王鑫回家给父亲办了丧事,接到执勤任务,父亲的“头七”都没过就赶了回来。“春运时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岗位,我如果请假了,别人就得替我执更长时间勤。”王鑫说。突然遭遇这么大的打击,王鑫在给家里打电话时没哭过,在执勤时也没哭过,“每次难受时就会低下头,看看肩上那枚军衔。”王鑫说,这段时间他一天假都没请,会坚持站好最后一班岗。

眼观六路耳听八方

武警站哨不等于“站死哨”,一旦有突发情况,他们一定会第一时间处理。

2月6日中午11点20分左右,北京站的一位女士在电梯上到最后一层时,行李箱突然倒了把她绊倒在电梯上,她手上提着东西,没办法自己起来。眼看着一场踩踏事故就要发生,在电梯口执勤的徐天乐眼疾手快,一瞬间把女士拉了起来,并用另一只手拉开了倒在电梯上的行李箱。整个过程前后不足10秒。

同样,一张在网上流传的“背老人赶火车”的照片也发生在北京站。2月2日下午3点33分,北京到大同的K615次列车正在检票进站。开车前五分钟,准备返回执勤点的何善军突然看到一位老人扶着栏杆蹒跚走来,他跑上前去询问情况。原来,老人前两天意外扭伤脚踝,她在等儿子把行李放到车上后回来接她。就在这时,即将发车的铃声响起,何善军就把老人背了起来。把老人送上车的那一刻,何善军里边的衬衣已经湿透了。踏进车厢,老人连声感谢:“我65岁了,自己的儿子还没背过我呢。”

武警战士们还守候着旅客的安全。2月2日晚,北京站武警巡逻哨兵刘恒和朱涛涛在夜里执勤时遇到一个醉汉闹事,他俩协助公安干警把醉汉控制住。“你看我们每天戳在那儿,但我们都是眼观六路、耳听八方的,时刻准备着应急。”刘恒说。

文/本报记者 刘婧 通讯员 马浚鑫 毛帅

【责任编辑:黄易清】 更多内容请关注---股票在线配资须知晓的十件事 http://www.afeservices.com/news004
您还可能感兴趣的内容:
本栏热门
全站热门